时间花在哪里,你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

2008-2018 十年,往事如昨

2018年已经是昨天,今天是2019的第一天。

2008年已经是10年前,10年前的傍晚,我走在南京仙林的一个大街上,提着一瓶矿泉水,擦着额头的汗水,仰头看着大屏幕上播放着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。

10年前的夏天,我带着一步诺基亚手机功能机,独自一人去了南京。

坐过绣球公园的石凳,穿过天妃宫的回廊,吹过阅江楼的凉爽的江风,踏着古老斑驳的城墙,在林荫小路的长椅上,我想着10年后我会在哪里?做着什么事情?

往事如昨,而今将近而立,但是依然觉得自己还是10年的那个独自出去玩的小男孩。

2018 读了10年都没有读完的书,五味杂陈

2018年,在我做手术前,我觉得自己出了工作的时间外,大多数时间都在看书。2018年这一年看的书,要比2008到2018年这十年间的看的书都要多。这都归功于我对每天的看书都有定量的计划,一旦按照这个计划实行几个月,积累的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。

2018年,手机几乎成为人的四肢之外的第五肢。对大多人来说,上厕所可以不带纸,但是不能不带手机。

  • 各种APP, 都在极力的吸引用户多花点时间在自己身上
  • 信息流充斥着各种毫无营养,专门吸人眼球的垃圾新闻,但是这种新闻的阅读量还是蛮大的
  • 各种借钱,信用卡,花呗等都像青楼的小姐,妩媚的笑容,说道:官人,进来做一做
  • 共享单车,在今年退潮之后,才发现自己都在裸泳
  • 比特币,挖矿机。不知道谁割了谁的韭菜,总希望有下一个傻子来接盘,最后发现自己可能就是最后一个傻子
  • AI,人工智能很火,放佛就快要进入终结者那样的世界
  • 锤子垮了,曾经吹过的牛逼,曾经理想主义终于脱去那又黑又亮的面具

图灵测试(The Turing test)由艾伦·麦席森·图灵发明,指测试者与被测试者(一个人和一台机器)隔开的情况下,通过一些装置(如键盘)向被测试者随意提问。
进行多次测试后,如果有超过30%的测试者不能确定出被测试者是人还是机器,那么这台机器就通过了测试,并被认为具有人类智能。图灵测试一词来源于计算机科学和密码学的先驱阿兰·麦席森·图灵写于1950年的一篇论文《计算机器与智能》,其中30%是图灵对2000年时的机器思考能力的一个预测,目前我们已远远落后于这个预测。

最后说一下图灵测试,在AI方面,这个测试无人不知。一个机器如果通过了图灵测试,则说明该机器具有了只能。但是三体的作者大刘曾经说过一句话,给我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,假如一个机器人有能力通过图灵测试,却假装无法通过,你说这个机器是否具有人工智能。所以大刘的这种说法才更加让人恐惧。机器人能通过图灵测试,只说明这个机器人具有了智能。但是现阶段的智能只不过是条件反射,或者是基于概率计算的结果。后者这种能通话测试,却假装无法通过的智能。这不仅仅是智能,而是机器的城府

有智能的机器并不可怕,有城府的机器人才是真正的可怕。

如果梦中更加幸福快乐,为什么要回到现实

火影的最后,大筒木辉夜使用无限月读将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带入梦境,每个人的查克拉都被吸取,并作为神树的养料。

如果真的存在大筒木这样的上帝,那么时间就是查克拉。人类唯一真正拥有过的东西,时间,将作为神树的养料,从每个人身上提取。

各种具有吸引力的术,其实可以理解为无限月读,让人沉醉于梦幻中。

如果梦中更加幸福快乐,为什么要回到现实中承受压力与悲哀呢? 目前我无法回复自己的这个问题,期待2019年我可以得到这个答案。

工作方面

2019年,我会在做一些后端方面的工作,努力加油吧。

请我喝杯茶